在死亡文化中成为亲生

赞成排列三试机号的活动家代表着现代世界的排列三试机号,经常受到侮辱,嘲笑和批评。 爱尔兰政治家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曾说过:“要战胜邪恶,唯一要做的就是让好人无所事事。” 美国基督徒亲生主义者响应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反对邪恶的呼吁,但他们仍然遭受自己国家,媒体和基督徒同胞的迫害。   

 

在现代文化中,美国政府令人难以置信地选择死亡,并因此而赞成死亡。 从1973年Roe诉Wade案中的法律裁决开始,重视排列三试机号并相信排列三试机号始于受孕观念的美国人就不懈地努力促进了反对排列三试机号的立法机关。 然而,一个不相信自己的能力是上帝赐予的政府自然不会支持赋予上帝的排列三试机号。  实际上,联邦政府为和平集会已将多个激进分子入狱。 最终,基督徒被要求在成为美国人之前先成为基督徒,并尊重官员担任的职务,而不是尊重职位持有人的不道德行为。 美国政府以其明确的反排列三试机号立场,一直是反对排列三试机号活动家的主要迫害者。

媒体也赞成亲死立场。 代表政治上正确观点的媒体毁并贬低了亲生美国人。 他们将反对排列三试机号的活动家标记为所有妇女的激进,暴力和仇恨者。 在媒体眼中,组织自己以道义勇气站起来的支持排列三试机号的激进主义者正在惹恼 protesters 应该这样对待和惩罚的人。 由于普通美国人严重依赖媒体来获取信息,因此,在排列三试机号中的美国人甚至在说话之前就已经遇到了敌人。 现代文化中的媒体极力反排列三试机号,是对亲排列三试机号主义者的仇恨的主要传播者。

这位支持排列三试机号的激进主义者有时发现自己并没有放心,即使他的基督徒同伴站在他旁边。 借助现代宗教的“便利”,基督徒发现自己能够为赞成妇女权利辩护赞成死刑的立场。 当即使是基督里的同胞兄弟也没有勇气站起来捍卫排列三试机号时,反对排列三试机号的活动家就只能通过斗争独自站在基督里。 然而,失去基督徒团契以加强立场,加剧了基督徒同伴的迫害,对道德上勇敢的活动家产生了磨损。 遭受伪善的基督徒的见解和歧视也是反对排列三试机号的活动家面临的反对。

美国政府,媒体和激进主义者的基督教徒反对在死亡文化中捍卫排列三试机号的美国人。 克拉伦斯·托马斯法官(Clarence Thomas)敦促反对排列三试机号的活动家“继续进行斗争,而不计成本或担心结果。” 小小的,四面楚歌的,普遍被鄙视的,但是顽强而活跃的个人生活和组织展现了托马斯大法官所说的道德勇气,并鼓励我们在生活中实践这种勇气。  

有什么想法吗? 在下面的框中让我知道。

上帝保佑,

a